北京pk109码计划
8.2

平臺

PC

游戲基因

解謎 獨立

最早發售

2019-03-29

中文發售

2019-03-29

游戲官網

官網地址

開發商

NEXT Studios

發行商

NEXT Studios

《疑案追聲》的秘密(上):聽覺玩法,只是幌子

作者 氫離子   編輯 氫離子   2019-04-03 10:00:00

玩《疑案追聲》的時候,你會忘記「聽」這件事。

  2018年9月,中央美術學院辦了個游戲展,叫「重拾游戲」。Nick和Loka帶著他們的《疑案追聲》也去參展了。

  但《疑案追聲》這游戲能展什么呢?

  別的游戲可以展原畫、演示視頻,而對于《疑案追聲》來說:原畫,不存在的,房型圖想看不;游戲演示,幾個光圈(代表角色)震動(在說話),他們在幾個房間走來走去。你可以想象,觀眾看到這種東西,是很難理解《疑案追聲》在玩什么的。

  于是,《疑案追聲》在「重拾游戲」展上沒有「展示」游戲,他們給觀眾準備的是一個聲音密室,劇情是美術館盜竊案。他們把展區布置成一個小的美術館,分成幾個房間,展示廳、休息室、倉庫什么的,每個房間里放音響,按照同一時間軸,播放各自房間發生的劇情對話。

《疑案追聲》在「重拾游戲」展上的聲音密室

  觀眾走到展示廳的房間,聽到張三和李四說話,然后去隔壁倉庫,聽到李四在和王五說話;如果觀眾先去倉庫,會聽到張三和王五最開始在這里有一段對話……把這些語音拼湊起來,觀眾才會發現盜竊案的真相,很有意思。

  《疑案追聲》游戲的玩法和這個聲音密室一樣。后來,美術館盜竊案這個為游戲展臨時寫的劇本,成了《疑案追聲》游戲里一個正式的關卡。Nick說這真是機緣巧合。


聲音只是幌子

  所以,《疑案追聲》宣傳時突出聽覺玩法,所言不虛,游戲中絕大部分信息都是靠「聽」來獲得。而且游戲的配音水準著實不錯,這點在「《疑案追聲》的秘密(下)」中我們會談。

  但我們這里要說,聽覺玩法、采用聲音這種表現形式,不過是《疑案追聲》的「幌子」。在玩《疑案追聲》時,我會忘掉自己在「聽」,就像看電影一樣自然而然地沉浸到劇情中,聲音這一形式在游戲中并不是像視覺系樂隊的裝扮一樣引人注意。

  倒不是說聲音形式無法讓人深入體驗劇情,評書也好,廣播劇也好,都能很好地傳達劇情。可是評書和廣播劇都是一條音軌聽到底,而《疑案追聲》是把所有角色的劇情語音剪碎分離,要求玩家去一個個房間找。當我們開始游戲聽完第一段語音后,聲音就從前臺走下成為了背景,探索推理、找劇情碎片,這才是游戲玩法的主角。

玩家只能聽到當前所在房間的聲音(亮部),畫面中還設有五個區域是暗的,那里都藏著劇情


給我個講故事的機會

  采訪Nick和Loka時,我們談到做這款游戲的創作初衷,他倆說做《疑案追聲》就是想講故事。

  Nick之前做了一款手游叫《雙子》,一款沒有臺詞的游戲,把他憋壞了。「……所以我要做個有臺詞的,給我個說話的機會。」Nick說。

  Loka之前做過廣告、房地產、營銷,后來做游戲的宣發,社會閱歷豐富,《疑案追聲》里那些社會人的形象非常生動,都是來自于此。「有些女性就寫得稍微,戲份不那么足,這是個人經歷所限……」Loka老師慚愧道。

  目標是講故事,但是個游戲都能講故事。Nick和Loka想讓玩家「玩」故事,他們要找一個專門適用于游戲的敘事方法。當初做企劃時,他們一度找不到方向,最后整理思路,還是得找自己喜歡的東西來做——他倆喜歡電影,喜歡蓋里奇、寧浩、三谷幸喜等導演的電影,這幾位導演的電影往往有多個主角,劇情平行都在發生,然后在一個時間點大家的劇情匯聚到一起。

蓋里奇代表作《兩桿大煙槍》,其中的碎片化敘事讓人印象深刻

  「打破時間線、碎片化敘事的電影,這些電影我們是一邊看一邊探索,完了以后有恍然大悟的感覺, 和游戲的感覺很像,它劇情又特別吸引人,形式感很好。我們就想,能不能通過游戲來還原這種碎片式敘事的形式。」Loka說。


下一頁:碎片敘事,怎么做成游戲呢

| (40) 贊(74)
氫離子 游戲時光編輯

除了FPS都愿意嘗試的雜食玩家,在火熱和冷漠間徘徊的精分司機……

關注
點贊是美意,打賞是鼓勵

評論(40

跟帖規范
您還未,不能參與發言哦~
按熱度 按時間

總貢獻榜

    北京pk109码计划